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最新公告 商標要聞

相關(guān)推薦

孩子非親生,可要求返還撫養費、賠償精神撫慰金嗎?

本期案例

張先生意外發(fā)現撫養了多年的女兒非其親生,發(fā)生這樣的烏龍事情后,張先生提出離婚并要求女方返還撫養費,這樣的請求法院能否支持?


案情回顧


張先生與妻子林女士經(jīng)人介紹,于2006年登記結婚,次年生育一女名小佳,2010年生育一女名小惠。后因家庭瑣事,雙方產(chǎn)生矛盾,2021年,林女士訴至法院要求與張先生離婚,經(jīng)法院判決不準離婚。但張先生與林女士的矛盾卻無(wú)法緩解,加上身邊人因為小女兒小惠長(cháng)相問(wèn)題在背后指指點(diǎn)點(diǎn),于是,張先生決定委托鑒定機構進(jìn)行親子關(guān)系鑒定。

經(jīng)鑒定,排除了張先生為小惠的生物學(xué)父親的可能性。張先生至此徹底對這段婚姻關(guān)系感到失望,故訴至法院,請求判令與妻子林女士離婚,要求大女兒由其撫養,生活費由林女士承擔,林女士返還其已支付的小女兒撫養費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。


法院審理


法院經(jīng)審理認為,婚姻關(guān)系的存續應以夫妻感情為基礎。林女士曾起訴要求離婚未獲法院支持,后夫妻關(guān)系仍未得到改善,現張先生起訴要求離婚,足以證明雙方感情確已破裂,雙方的婚姻關(guān)系應予解除。

對于林女士所生之女小惠,張先生認為小惠與自己不存在親子關(guān)系,并提供DNA檢測報告書(shū)予以證明, 而林女士未到庭應訴予以抗辯,也沒(méi)有提供相反的證據予以反駁,又不同意做親子鑒定,故可依法推定小惠與張先生不存在親子關(guān)系。

關(guān)于子女撫養問(wèn)題,張先生認為小惠并非自己親生,應由林女士撫養,本院予以支持。關(guān)于婚生女小佳的撫養問(wèn)題,考慮雙方目前的工作、生活條件,以及林女士需撫養小惠等因素,小佳由張先生直接撫養更合適,林女士也應依法給付婚生女撫養費。

關(guān)于張先生要求林女士賠償撫養小惠所花費的費用,由于小惠與其并無(wú)親子關(guān)系,且已撫養小惠超過(guò)11年,請求返還撫養費有據可依,根據撫養年限,本地生活水平等綜合因素考量,法院酌情支持林女士賠償張先生撫養費105000元。

關(guān)于張先生主張的精神損害賠償問(wèn)題,林女士的行為嚴重損害了雙方的夫妻感情,給張先生造成了精神損害,故法院對張先生要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0元的訴訟請求予以支持。


法官說(shuō)法
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規定夫妻應當互相忠實(shí),互相尊重,互相關(guān)愛(ài),維護平等、和睦、文明的婚姻家庭關(guān)系。

本案中,林女士在與張先生夫妻關(guān)系存續期間,隱瞞小女兒是與他人所生的事實(shí),致使張先生誤將小惠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撫養了十余年。但張先生并非小惠的生父,也非其養父、繼父,對小惠不負法定撫養義務(wù),張先生基于對小惠是親生孩子的錯誤認識而撫養,造成自己的財產(chǎn)減少,而林女士作為小惠的親生母親,應承擔撫養義務(wù),其因張先生的撫養行為免于支出其應負擔的撫養費用而獲益。根據我國《民法典》相關(guān)規定,得利人沒(méi)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的,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取得的利益。故結合本地生活水平及張先生的撫養情況,判決林女士返還張先生上述撫養費用。

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》規定:“違反社會(huì )公共利益、社會(huì )公德侵害他人隱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,受害人以侵權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,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?!北景钢?,林女士在婚姻存續期間與他人生育子女的行為違反夫妻忠實(shí)義務(wù),亦有違公序良俗,給無(wú)過(guò)錯方的張先生造成精神痛苦,故結合本地經(jīng)濟情況、侵權時(shí)間的長(cháng)短及張先生在精神上的受傷害程度等綜合因素,判決林女士賠償張先生上述精神損害撫慰金。

婚姻,本是男女雙方真誠相愛(ài),對愛(ài)情和生活能夠負起責任,而選擇生活在一起的歸屬。它應當是單純的愛(ài)情結合,不應該夾雜著(zhù)其他想法或者物質(zhì)利益。夫妻間相互忠實(shí),是婚姻健康和諧的本質(zhì)要素,既是法定義務(wù),又是基本的道德要求。在此,希望即將走進(jìn)婚姻殿堂的伴侶,要培養正確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正確對待愛(ài)情和生命,倡導優(yōu)良家風(fēng)、建設家庭文明,才能擁有幸福的婚姻家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