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最新公告 商標要聞

相關(guān)推薦

“假離婚”變?yōu)檎娣质?,財產(chǎn)該怎么判?

“假離婚”并非法律術(shù)語(yǔ),意指婚姻當事人雙方為了共同的或各自的目的,約定暫時(shí)離婚,待既定目的達到后再復婚的行為。

現實(shí)生活中,夫妻雙方為了取得購房資格、規避夫妻債務(wù)或者追求其他利益等,采取通謀離婚的形式來(lái)達到目的。然而很多情況下,夫妻雙方的通謀離婚很可能演變?yōu)橐蛞环骄芙^復婚導致最終徹底分手。


那么,如何評價(jià)“假離婚”時(shí)在民政部門(mén)達成的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的效力,以及應否按照該協(xié)議分割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?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》“婚姻家庭編”對此有無(wú)相關(guān)規定呢?


案情回顧

王某與林某于1985年登記結婚,婚后生育一女、一子,現均已成年。王某、林某于2016年簽署《說(shuō)明》,內容如下:王某、林某去辦理離婚手續是為了方便海淀某小區201號房子的出售,二人名下的其他財產(chǎn)不做分割,是共同財產(chǎn)。次日,雙方簽訂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,內容如下:北京海淀區某小區201號為王某、林某共同財產(chǎn)。新購朝陽(yáng)區某小區506號房屋也為王某、林某共同所有。簽訂該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當日,雙方登記離婚。離婚后,男方王某不同意復婚,并提出分割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,林某堅決要求復婚,多次協(xié)商未果后,王某提起離婚后財產(chǎn)糾紛之訴,主張此前在民政局的離婚協(xié)議是假,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。


根據王某、林某在民政局協(xié)議離婚時(shí)登記備案的《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》約定:位于海淀區某小區201號樓房一處歸女方林某所有,歸男方王某所有的共同財產(chǎn)為“無(wú)”;債權債務(wù)為“無(wú)”。王某主張雙方離婚是為了出售海淀區房屋時(shí)規避稅費,實(shí)際上并未分割共同財產(chǎn),出售海淀區房屋的款項和新購買(mǎi)的朝陽(yáng)區房屋均是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。林某認為,《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》的形成時(shí)間晚于《說(shuō)明》,其效力也高于《說(shuō)明》,因此海淀區房屋應為林某離婚后的個(gè)人財產(chǎn),不應重新進(jìn)行分割。


法院生效判決認定:雙方在民政部門(mén)辦理了離婚登記,婚姻關(guān)系已經(jīng)解除。但就共同財產(chǎn)而言,在雙方辦理離婚登記的當日,又簽訂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明確約定海淀區房屋、朝陽(yáng)區房屋均是二人共同財產(chǎn)。且在離婚前一日二人曾簽訂《說(shuō)明》,解釋雙方辦理離婚手續是為了方便出售海淀區房屋,二人名下的其他財產(chǎn)不做分割。結合海淀區房屋出售、朝陽(yáng)區房屋購買(mǎi)的時(shí)間,可以認定二人離婚的真實(shí)意圖系為了獲得離婚帶來(lái)的經(jīng)濟利益,規避?chē)业墓芸卣?。故法院最終認定海淀區房屋是二人婚姻存續期間的共同財產(chǎn),以該房屋售房款購得的朝陽(yáng)區房屋以及盈余房款均屬于雙方共同財產(chǎn),應予分割,具體分割比例結合雙方在婚姻期間的貢獻及過(guò)錯程度等因素酌予確定。


案例評析

一、婚姻關(guān)系是否解除的效力評價(jià)


民法典“婚姻家庭編”第一千零八十條新增加了關(guān)于解除婚姻關(guān)系生效時(shí)間的規定:“完成離婚登記,或者離婚判決書(shū)、調解書(shū)生效,即解除婚姻關(guān)系?!奔疵鞔_了登記離婚和訴訟離婚的同等效力,一旦離婚登記完成,婚姻關(guān)系即宣告解除。該規定符合離婚行為的特殊性。離婚行為作為涉及離婚當事人切身利益的一種重要民事法律活動(dòng),是導致婚姻家庭關(guān)系發(fā)生重大變更的身份法律行為,包含了民政機關(guān)的形式審查、登記的公示公信效力以及誠實(shí)信用原則等因素,具有既定力,一旦離婚,身份關(guān)系不可逆轉。


根據民法典“婚姻家庭編”的相關(guān)規定,協(xié)議離婚應滿(mǎn)足三個(gè)條件:一是當事人具有民事行為能力,二是夫妻雙方均有同意離婚的明確意思表示,三是夫妻雙方就子女撫養、財產(chǎn)分割及債務(wù)處理等問(wèn)題達成一致形成書(shū)面離婚協(xié)議。其中第三點(diǎn),是民法典關(guān)于離婚協(xié)議的內容和要求新調整的內容,強調要有明確的書(shū)面協(xié)議,且書(shū)面離婚協(xié)議必須載明的主要內容,以此進(jìn)一步規范離婚登記手續以及協(xié)議離婚的審查標準。因此從法律意義上講,只要當事人在離婚時(shí)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,自愿簽訂了離婚協(xié)議,并辦理了離婚登記手續,無(wú)論其真實(shí)目的為何,都具有解除婚姻關(guān)系的法律效力,當事人不享有請求撤銷(xiāo)的權利。


本案中,林某與王某共同辦理離婚登記,符合上述法律規定,應認定雙方婚姻關(guān)系已經(jīng)解除。且雙方離婚的真實(shí)意圖系為了獲得離婚帶來(lái)的經(jīng)濟利益,規避?chē)业墓芸卣?,事?shí)上二人對離婚的法律效果是明知且積極追求的,因為只有離婚才能達到上述目的。因此在解除雙方婚姻關(guān)系這一點(diǎn)上,應認定雙方意思表示一致,王某所稱(chēng)“假”離婚已經(jīng)引發(fā)二人解除婚姻關(guān)系的法律后果。


二、離婚協(xié)議中關(guān)于財產(chǎn)分割部分的履行問(wèn)題


登記離婚的重要形式和載體是離婚協(xié)議。從本質(zhì)上看,離婚協(xié)議是針對離婚而衍生出的多種身份與財產(chǎn)內容所產(chǎn)生的復合型協(xié)議。雖然婚姻關(guān)系的實(shí)質(zhì)是身份關(guān)系,但這種特定的身份關(guān)系伴隨著(zhù)法定的財產(chǎn)關(guān)系,而這種法定財產(chǎn)關(guān)系是允許夫妻雙方通過(guò)約定加以改變的,這種約定即是關(guān)于財產(chǎn)權屬問(wèn)題的合同。因此,涉及離婚協(xié)議中財產(chǎn)分割部分的協(xié)議內容,不僅受民法典“婚姻家庭編”的調整,在不發(fā)生沖突的情況下,亦應將“合同編”的原則作為適用法律的依據。


“假離婚”案件中,有的夫妻一方在訴訟中主張“假離婚”并非是為了恢復原來(lái)的夫妻關(guān)系,而是因為雙方在實(shí)施“假離婚”的過(guò)程中,財產(chǎn)的分割并不是慎重考慮的結果,或者為了規避管控政策,財產(chǎn)分割并不反映自己的真實(shí)意思,甚至增加了己方負擔,故而要求法院對財產(chǎn)重新進(jìn)行分配。


法院在審理此類(lèi)案件時(shí),一般原則上是將身份關(guān)系與財產(chǎn)關(guān)系區分進(jìn)行處理,盡管肯定了當事人協(xié)議離婚對身份關(guān)系處理的效力,但仍需對離婚協(xié)議中財產(chǎn)處分的真實(shí)意愿進(jìn)行審查。離婚協(xié)議中財產(chǎn)分割的協(xié)議效力應當滿(mǎn)足意思表示真實(shí)的條件,如未發(fā)現訂立財產(chǎn)分割協(xié)議時(shí)存在欺詐、脅迫等情形的,應當依法駁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。如果有證據確實(shí)能夠證明該離婚協(xié)議中關(guān)于財產(chǎn)分割的約定并非雙方真實(shí)意愿,違背了權利義務(wù)相一致的原則,則應當依法對夫妻共同財產(chǎn)重新進(jìn)行分配。本案中,林某與王某在離婚前一天簽訂《說(shuō)明》,在離婚當日又簽訂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,內容均明確表達了雙方在民政部門(mén)登記離婚備案的離婚協(xié)議書(shū)中關(guān)于財產(chǎn)分割部分的約定是虛假的,結合海淀區房屋的買(mǎi)賣(mài)合同、朝陽(yáng)區房屋的買(mǎi)賣(mài)合同簽訂時(shí)間均在雙方婚姻存續期間,與上述《說(shuō)明》、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的內容一致,因此可以認定《說(shuō)明》、《協(xié)議書(shū)》更能體現出二人當時(shí)的真實(shí)意思,故法院最終采信王某之陳述,認定海淀區房屋是二人婚姻存續期間的共同財產(chǎn),以該房屋售房款購得的朝陽(yáng)區房屋以及盈余房款均屬于雙方共同財產(chǎn),應予分割。當然,在具體分割時(shí),仍應結合雙方在婚姻存續期間是否存在過(guò)錯、對婚姻的貢獻等情況酌予確定分割的比例和數額。